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西边防五师庭毫山守备团

军人荣耀网:http://www.jrryw.com重温军人荣耀 追忆激情岁月

 
 
 

日志

 
 
关于我

曾服役于广西边防五师十三团特务连、广西边防五师师直工兵营营部,现流浪于广东省东莞市。 《军人荣耀网》创建者之一,http://www.jrryw.com欢迎你的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转)中越之战;血染南疆杜鹃红  

2009-11-08 09:21: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妙贞妙语(转)中越之战;血染南疆杜鹃红

 

1979年2 月17日,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十万大军,正是唱着壮行歌,怀着满腔愤怒火,向越南挥起了报复之剑。这里面,大多是不到二十岁的年青战士,其中有不少人,踏出国门之后就再没有踏进他们深爱的祖国。新一代可爱的人,用汗和血再次告诉世人,他们才是当之无愧的民族魂。也许是因为这世界变得太快,也许是因为我们过于漠然的存在,回首时光阴已三十载。三十年来,我们得到很多,可我们也失去很多。如今,自卫反击、老山、者阴山等曾经让无数国人热血沸腾的字眼已消失了。《再见吧妈妈》、有多少妈妈再也没见到儿子啊;《十五的月亮》、多少情人无法团圆啊;还有那让人无法忘怀的《血染的风采》。

1999年2 月17日,却是那样的寂寞啊!而2009年2 月17日,又来到了。忘记意味着背叛,当我们有意或无意地忘记时,我们就是在背叛我们的历史。而那些掩埋在异国他乡的祖国英灵、那些为了国家利益而捐出年轻生命的忠魂又

怎能瞑目。一个不能大胆祭奠为国捐躯英雄的国家,这个国家还是有希望的国家吗、中越战争对中越两国人民来说都是一个伤疤,揭开这个伤疤需要勇气。但必须揭开,惟有如此才能更好地修复。就让我们打开历史的长镜头,解开尘封的岁月而还原这段历史吧。 日月穿梭、星辰交替,不经意间离那次边境战火整整30周年了!一人一生能有几个30周年?在庄严肃穆绿树覆盖的烈士陵园里,长眠着很多烈士。为了祖国的尊严,在那次战争中他们永远留在了南国。 战后,我们部队匆匆离去,来不及唏嘘,来不及和埋在插着木牌的临时墓地的付自杰烈士打个招呼。从此一别30年!在这30年里,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我们的团队在精简整编中与其他部队合编升格成了炮兵旅,烈士英名的载体虽然不存在了,但我们还活在世上的曾参加那次战斗的每一个人将永远铭记着烈士的英名!

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否来过他的墓前?据我所知,很多烈士的亲属因为经济和其他原因未能亲临亲人的坟茔前悼念。为了尽到我的责任,我已经找到付自杰家乡的战友,托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付自杰的家人,告诉他们付自杰的老连长将去看望他们长眠在边陲的亲人,替他们祭扫亲人的陵墓,替他们给亲人上一柱香。并且,我将把这些活动的照片和视频在老兵网上发表,请他们在网上一睹祭奠的场景,以这样的形式怀念永远不能回乡的远方的亲人。这是给他们的籍慰,也是给我自己的籍慰!

那天,我军已宣布撤军,友谊关前无数群众手持鲜花欢迎归国的英雄。突然,敌人的炮弹飞来,在友谊关前爆炸,在在友谊关前爆炸,在金鸡山北炮台爆炸。在反击敌人的战斗中,付自杰坚守岗位,在弹雨中准确传诵炮兵射击口令,不幸被敌人的炮弹击中,倒在血泊中。他的胸膛被炸开,腰带被炸成四截。当我们把他抬到沟里时,指导员拿来急救包,但无法包扎那破碎的胸膛和肚腹。我知道已无法挽回亲爱的战友的生命,额头上弹洞的血流过他紧闭的双眼,凸显他那视死如归的刚毅。指导员大吼一声:有线班跟我来!便一头冲入炮火硝烟中抢修被炸断的电话线。

侦察排的战士们得知付自杰牺牲的消息,不等我的命令便奋不顾身跑到毫无遮掩的山顶最高处,任凭炮弹在头顶呼啸。他们用声光法测出敌人炮阵地的坐标,为我们的火炮指示目标。

无线班副班长韦在军头部负伤,仍然抱着电台保持联络,继续着烈士未完成的任务。这个韦在军啊,原本他不该在这里。因为他有晕车的毛病,我准备让他留守营区。为了上前线,他写了请战书和遗书,并整天戴着洒了汽油的口罩,说晕车是闻不惯汽油味,要用强化的手段适应摩托化行军。尽管他的方法近乎荒谬,但着实感动了我和指导员,成全了他上前线的愿望。战后,他荣立二等功。

那天受伤最重的当属机要股长赵本红。他的手臂和小腿都被弹片击中,幸亏他穿了一双特意为上战场而穿的新皮鞋,不然他的脚指头将荡然无存。据说,当时他心疼的大叫:我的皮鞋啊!去年到成都见到赵股长和他的夫人,听到了赵股长受伤后的故事:救护车载着伤员赵股长来到凭祥某战地医院门口,不料撞车出了事故,负伤的赵股长头部又被撞伤,真是雪上加霜。赵股长清醒后,托战友给家中带信,说死不了。阴差阳错,这口信并没有带到,而赵股长在脱离部队半年的养伤期间,不曾给夫人写信。夫人四处打听不到丈夫的信息,整日以泪洗面,还因此得了神经衰弱。直至去年见到他们,夫人仍不依不饶,声泪俱下“控诉”丈夫的“无情”。

我记得,通信股长张西林流着眼泪对我说:应该给烈士请功。我说:不要哭,战争哪能不死人?我们应当化悲痛为力量!当时我真的没有流泪。可是当我写这篇文章时,眼泪却止不住流了下来。真想不到这眼泪整整憋了30年!

也许,30年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瞬间,我们一个人的生命在这长河中又何足挂齿?然而,这短暂的战争经历使我们的生命迸发出耀眼而绚丽的火花,这火花虽不足以照亮整个历史,却可以似点点星空使宇宙充满生机。我为烈士的一缕英魂而骄傲!为我有这样的生命而自豪!

也许这个社会已经让我们麻木得太多,有时候我问自己,什么叫做英雄?这个世上还有没有英雄,我一直在想,是否这个世界上还有英雄,英雄又是怎样的一个面貌,我突然醒悟原来英雄就藏在这普通的平常人当中,他们于国家和个人危难的时刻敢于勇敢站出来,在和平的年代却默默无闻,他们不求回报,只为了自己的祖国和人民。 只有追忆逝者,铭记历史,才会有永久的和平……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