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西边防五师庭毫山守备团

军人荣耀网:http://www.jrryw.com重温军人荣耀 追忆激情岁月

 
 
 

日志

 
 
关于我

曾服役于广西边防五师十三团特务连、广西边防五师师直工兵营营部,现流浪于广东省东莞市。 《军人荣耀网》创建者之一,http://www.jrryw.com欢迎你的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六壶水--30年前的记忆(音频)  

2010-02-07 09:45:31|  分类: 情系南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军人荣耀网:http://www.jrryw.com 

  

2010年2月7日 - 广西边防老战士 - 广西边防五师庭毫山守备团

 

作者:晓晨

播音:雨音

这是一个似乎离我们很远但又象发生在昨天的事。三十年前的那场战争在人们的记忆中也许早已淡漠了,可这些从血与火中冲杀出来的老兵,那段经历却终生难忘。在向战区开进的军列上,我们唱着《共青团员之歌》:听吧,战斗的号角发出警报,万众一心,保卫国家......我们再见了亲爱的妈妈......胜利的星会照耀着我们......。奔赴对越自卫还击的战场.


 

1979年谅山战役总攻发起的前一天,我部奉命向谅山侧后的650高地方向执行穿插任务。由于在异国山岳丛林地作战,机炮分队的军马留在了国内,加之后勤保障不能跟上及任务要求等诸多原因,每个战士只带了一天的干粮,仅三块压缩饼干,而更多准备的是给敌人的干粮——增加半个基数的子弹,每个步兵班又帮炮连分背了两发炮弹,单兵平均负重30公斤。


 

境外穿插,四处是敌人,大路不能走,小路有地雷、竹签陷阱,只能走羊肠小道。尖兵班用砍刀在前面开路,部队行进在无人走的灌木丛林中。越南昼夜温差大,北方战士水土不服,不少人中暑、感冒、拉肚子。毒蚊虫叮咬,还有那可怕的旱蚂蟥,黄褐色,柳叶形,有小指头大,真正的吸血鬼。一旦贴到皮肤上,拍不能拍,扯不能扯,只能用烟熏,蚂蟥掉下,皮肤上立马一个孔,血流不止。


 

没有道路,只有任务,困难面前有我们。部队披荆斩棘,一往无前。打郭蛮,战开村,四天三仗,一路冲杀。3月2日坤子战斗结束,我连共歼敌123人,俘敌7人,我部也付出了伤亡50余人的代价(其中我连亡7人,伤17人)。当日傍晚战斗刚结束,营接上级转移命令,赶至40里外的泊良地区,转为团预备队,执行攻打脱浪县的任务。


 

受命后,我连立即打扫战场,分几处集中炸毁了敌人的武器弹药,就地掩埋了牺牲的战友,分散背着烈士、伤员的武器弹药,抬着重伤员,搀扶着轻伤员,摸黑开始转移。


 

3月3日拂晓,无名高地的山上,薄雾。部队在休息,伤员们呻吟着要喝水,二排长与几个战士用雨布围着阔叶灌木,摇动着树枝在接露水,我知道那水很安全,可接的那点儿水连润湿伤员的嘴唇都不够。肚子咕咕噜噜又叫了,胃疼,似两扇石磨在干磨着空空的胃。已有4天没吃东西,5天没合眼了,眼眶深陷,颧骨高耸,胡子长得有半寸。一场激战下来浑身无力,极度疲惫......。部队下发的那种无极变速的人造革腰带起了作用,那时,我的腰已成了蜂腰。


 

伤员负伤想喝水,饥肠辘辘想喝水。太阳出来了,温度升高了,酷热无比,露水很快蒸发了,同志们嘴皮干裂,嗓子冒烟,伤员们呻吟着......。水,水成了大问题。我用望远镜观察到,山腰靠下的地方有个村子,似乎无人活动的迹象,便派了一个班下山去找水和吃的。这是一个只有十几户的无人小村,战时越军把村民都集中到公安屯了。分组搜索了一圈,只见水井里漂着死猪死狗,井沿半边还有一片干裂的粪便,水源被污染了,奇臭难闻。“这有水”!二组在出村背阴处的石壁边,发现了一个木盆大的水凼,岩壁缝中往下渗着水珠,慢慢地滴淌着,水深可没脚脖,水凼边有水牛、猪的脚印和粪便,水较浑。喜出望外的战士们“嗷”的一声扑了上去。趴在水凼边,急急灌了不满的六壶水,剩下的半壶泥汤战士小陆舍不得,是用嘴嘬出再吐到水壶里的。加上找到的一些生花生、木薯,叮铃噹啷,兴匆匆地跑上山来。


 

“水来了”!大家围了上去,看到不少人嘴里咬含着树叶,草茎,我心头一热,狠心下令:“水给伤员喝”。大家陆续退回原处。九班长杨福召身上多处负伤,他推开嘴边的军用水壶,吃力地说:“给能打仗的同志们......”。这时,卫生员从负伤的叶副连长那儿跑来报告:“副连长拒绝喝水”。此时,伤员的呻吟停止了,没有人说话,除了远处零星的枪炮声,山上的片刻是那么静......。我脑海里浮现出了战前的一幕。出征前,连队许多人在写遗书,放在战备小包里。我在军人大会上告诉大家:“我没写,我会带着大家活着立功回来”。和大家一样,和平年代当兵,我们都没打过仗,与这些20岁上下的战友相比,我仅长他们几岁,兄长而已。大家都看着我,眼里充满了信任。我看到有人擦着眼睛,有人背过去身子......。


 

不知有谁说了句:“会不会有毒”?大家愣了一下,马上又围了上来,争抢着喊着“我喝”,“我喝”,“我喝”!这一刻,我和指导员眼睛都湿润了,战友情最真,战友情最深。六壶水,是似海的情谊。这一刻,让我热血沸腾。七连,这个战前一个月由十六个单位重新扩编组建的连队,有些战士我甚至还叫不全他们的名字,可上战场他们义无反顾,面对敌人不怕牺牲,英勇杀敌。当敌人的子弹射来,他们能挡在同伴前面,当危险来临,他们能扑在战友身上,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把死神留给自己。这,就是战友,这,就是生死兄弟。


 

我永远不忘我的连队,永远不忘我的兵——134个生死兄弟!



 

晓晨写于建军八十二周年前夕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