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西边防五师庭毫山守备团

军人荣耀网:http://www.jrryw.com重温军人荣耀 追忆激情岁月

 
 
 

日志

 
 
关于我

曾服役于广西边防五师十三团特务连、广西边防五师师直工兵营营部,现流浪于广东省东莞市。 《军人荣耀网》创建者之一,http://www.jrryw.com欢迎你的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边境线上等你(上)  

2010-06-16 00:39:29|  分类: 情系南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凤凰网

http://www.jrryw.com/read-208-1-1.html 

内容提示: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使郭益民与战友李保良阴阳相隔,30年间郭益民无时无刻不在怀念自己的战友李保良。他不惜余力, 辗转全国各地寻找线索只为找到失落异国的战友遗骨。只因为那个生死约定:“不管谁在战争中牺牲,另一个人只要活着,一定要将对方的遗骨带回祖国。”

凤凰卫视6月8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河南男子偷渡中越国境 只为一抔黄土

解说:一场远去的战争,一个三十年前的生死约定,三十年的等待,三十年的寻找,兄弟,我在边境线上等你。2010年4月的一天,广西一个边境小镇的旅馆里,来了一位北方客人。

郭益民:最便宜的旅社了,住了8块这一天,便宜点。

记者:靠什么为生呢?

郭益民:就现在这是修自行车的工具,修个自行车,摆个地摊。

解说:靠摆地摊为生的男子,每日早出晚归,平日里沉默寡言,不过旅馆老板发现,这位客人入住后,却时常一个人在深夜里哭泣。

郭益民:这个旅社老板他就找到我,找到我就说,哎,怎么搞的,这个大半夜的,大半夜的,你还在这哭什么,都影响别人休息。

解说:旅社老板还发现,在这个边境小镇上,修车人其实并非孤单一人,一些陌生的面孔,会时常出现在他的左右。

郭益民:暗号,我的电话他的电话,我的电话,我们都是不写姓名,都写代号的,都是写代号的,打电话就说,唉,老伙计,比如说今天去什么地方赶集啊、喝酒啊,不说谈这个事,不这样说。

解说:一个月后,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修车人沿小路越过了国界。

郭益民:从一个小道上面过去的,大概有两公里多,从晚上十一点多过去的,捧了这个一点红土,我就慢慢给它包起来,包起来之后啊,我就从这个地方,放在这个地方。当时心里特别难受,还紧张还难受,过了边界线,它还有个界碑,过了界碑那个地方我就想,我就抱着这个想啊,保良啊,我们到家了。

陈晓楠:2010年4月份,在中越边境上,有一名中年男子,化妆成越南边民的样子,越过了国境,不过两个小时之后,他又按原路返了回来,恐怕没有多少人会相信,这名男子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越过国界,不是急于要探亲访友,也不是为了走私偷运,他的目的竟只是为了异国的一捧黄土。郭益民,河南许昌人,今年52岁,下岗工人,目前靠摆地摊修自行车为生。一年前郭益民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告别了家乡从河南许昌出发,开始辗转于大江南北,最后来到了广西一个边境小镇,他此行真正的目的,据说是要寻找一个人的遗骨,三十年前在中越边境上,曾经发生了一场战争,而郭益民是这场战争的亲历者。三十年之后当硝烟散去,当这段历史,渐渐在人们视线中隐去的时候,郭益民这位老兵却又以一种特殊的方式,重新回到了这里。他说,因为这片战场,留下了他的一个战友,一个兄弟,而他至今葬身何处,仍下落不明。

记者:怎么牺牲的呢?

郭益民:他就是1979年3月11号,11号晚上,在掩护部队撤退时间,被敌人偷袭,一个火箭弹打过来,打到重机枪上,一个弹片滑到他的右脖子跟前,割断了大动脉血管牺牲的。

解说:1978年11月,19岁的郭益民应征入伍,两个月后,郭益民随部队从河南奔赴广西,奉命参加中越自卫反击作战。此时,中越边界一线,几十万大军早已严阵以待,战争一触即发。

郭益民:离着边境40公里,在那个地方,我们全团开了一个誓师大会,当时是两千多人,全部剃了光头,帽子脱下,举起我们这个右手向祖国宣誓,宣誓我们作为一个军人,我们不怕牺牲,在战场上勇敢作战。

解说:1979年2月17日中国政府正式宣告,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在两国延绵500多公里的边界一线,一时间万炮齐发硝烟弥漫,中国军队多路并进,在越南境内,与对手展开了山地丛林作战。

郭益民:真正感受到战争的残酷了,横七竖八的躺在那儿,这样躺的也有,那样躺的也有,头痛的,脚痛的,啥都有,哎呀,躺了一片。然后就是人一堆的,小山包。

解说:郭益民当时是53309部队,机枪连副射手,在战场上他认识了一位同样来自河南济源的同乡。

郭益民:当地的济源话是很浓厚的,一听就听得出来,然后我们俩就说你是哪的?说是济源的,一说就是济源老乡。

解说:郭益民认识的这位济源同乡名叫李保良,也是机枪连战士。战火中两个年轻人一起挖战壕,一起筑工事,很快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郭益民:我们两个就躺在那,半躺半坐地在那聊,聊着聊着我就说出国打仗啊,遇到的事儿就多了,可能遇到的事情就多,打伤了,打死了,就是牺牲了,你说这怎么弄了,作为老乡咱哥俩,到时候互相关照着一点。

解说:炮火声中,郭益民和战友们迅速投入了战斗,此时敌军死守办岗办鹤边防要地,双方开始了近战巷战。

郭益民:八连连长姓崔,军事技能好,人也长得帅。敌人第一法炮弹打过来,一打过来他就趴在那儿,他一趴在那马上一起来,第二发炮弹就炸在他跟前,很近。把他炸得,就躺那了。躺那儿之后,马上过去抢救,一看,四分五裂的,腿跟头啥子都分开了。这尸体要抢回来啊,雨布往下面一摊,把头、骨头、手脚,东西就收在雨布里面把他抬下来,就是他牺牲那一天,他老婆生下了一个女儿,最后战后我们才知道2月28号。

解说:同一天,郭益民所在连队向540高地发起了冲锋,这次战斗在郭益民的记忆里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影像。

郭益民:单方面的,我们看到一方死的,就部下三十多人,我亲眼看到一个战士,匍匐前进的情况下,就“嘣”一枪就把他打在那儿,停在那不动了,大家都看着他牺牲了,一个劲儿喊他不答应,他离那个对方的工事比较近,大概有个40米,为了这一个战士为了抢他,牺牲不下300人,不下300人,分批的,掩护的,抢救的,准备把那个战士抢救回来。第一个小组上去被打伤了,马上把这个人拖回来,第二个小组又上,又被打伤了,或者打牺牲了,拖回来,就为这一个战士牺牲了六个。弟兄们都伤了、死了,以后那个气愤那个火就上来了,也没有想到自己死不死,反正死了就那样了,就那么回事,打。就是我们,不管是付再大代价,在那种情况下为了救一个战士,最后就牺牲了六个,牺牲了六个人啊。

为拖回战友尸体 300勇士心怀怒火抢攻

解说:经过两天两夜的激战,郭益民所部相继攻占了办岗办鹤,尽管伤亡惨重,但最终郭益民和战友们,还是冲上了540高地。

郭益民:看到李保良了,他也看见我了,看见我了,当时第一感觉,第一个印象,脸上泥了吧唧的,衣服呢还又湿,有泥。猛地一愣,还用一个眼光看对方,好像是,哎呀,在这见面了,这个见面的环境,怎么在这又在这见面了呢,当时他背着个枪架,我也背着个枪架,东西都扔了,也不管那武器啥,当时东西扔了,赶紧跑过去两个人一抱,我们在这见面了。

解说:战场上意外的重逢,让两个同乡战友喜极而泣,在硝烟弥漫的战场,在断壁残垣的异国他乡,郭益民、李保良操着乡音诉说着各自的战斗经历。

郭益民:我说咱们班,俺那个班都严重负伤了,班里谁谁死了,他说我那也是,七连谁谁牺牲了,亲自看见的,谁谁负伤了,已经看到很残酷,我说伙计我要是不中了,你得给我操操心给我弄回来。我就是这样说的,意思就是说我真死了,你得操心给我弄回来,他说中,他还说万一我要是不中了,那你可不能把我扔这。

陈晓楠:1979年郭益民20岁,而李保良刚刚过了19岁生日,看着身边战友一个个离去,他们也想到了自己,也想到了死,不过其实在经历了战火的洗礼之后,死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可以置之度外的事了。但是有一点,他们并不想死后埋在脚下的这片土地,因为这里不是祖国,不是故乡。死后,我带你回家,这成了战场上,两个年轻的士兵相互许下的诺言,也是他们在这场残酷的战争中,留下的最后遗言。

解说:1979年3月初,中国军队攻克凉山后,宣布交替掩护撤退,为阻击尾随而至的敌军,郭益民和李保良所部再次投入了战斗。

郭益民:说集合了,集合了,完了班上都在喊嘛,这个班在那,这个班在那,集合了,我们两个同时起来慢慢起来,手拉着手就在那说,照顾点,注意点,一定注意点,当时就这样,握了握手,就轻轻地说再见,再见。

解说:1979年3月10日,为掩护大部队后撤,李保良和郭益民所在的连队,分别接到了坚守612高地的命令,此时郭益民和李保良各自的阵地,相距仅有几百米。

郭益民:太阳渐下去,月亮升起来这个时间,那一天天气是相当的晴朗,天气很晴,晚上虽然太阳下去,晚上,那个光线十分清楚。

解说:夜幕降临,丛林里死一般寂静。晚8时许,612高地上突然枪声大作,郭益民凭经验判断,主阵地上的李保良,此时正在和敌军展开一场恶战。

郭益民:很激烈,听着那个枪声和炮声,和子弹的射击声都能听出来,隔个十分二十分都能听到枪声,又隔个一个小时,枪声又猛地响起来了,子弹打得就从头上往上窜,往头上窜就感觉到那个风,穿的就像疾风一样地在头上过。

解说:破晓时分,敌军停止了攻击,612高地渐渐平静了下来,此时部队接到了撤出阵地的命令。1979年3月13日,郭益民所在的八连,回到了中国境内。

郭益民:坐着解放牌汽车,所有战士、帽子取掉,看着对面的山上,有我们的战友,这一排一排一排地埋着,这就是我们的烈士墓,所以我们的汽车挂着一挡很慢行,所有的战士都把帽子脱掉,向天,拿着枪向天鸣枪,每个人都掉泪了,看到山上那个墓就想起那个战友,牺牲那些战友。想起那些为国捐躯的战友,心情是,特别难受。走得很慢,缓缓缓缓地,走过了烈士墓区。

解说:撤离战场后,53309部队机枪连的战士们,陆续回到了自己的营地。

郭益民:那就很亲密了,互相问,你们班里啥样,你那排里啥样,都互相问,在这个时间,我们听到了李保良牺牲的消息,当时一听到这个消息,我猛地头都炸蒙了,嗡嗡响。我就始终在打听,保良是怎么牺牲的,他牺牲的时候是啥样,最后我弄清楚了,他打退了敌人第4次冲锋,第5次敌人再进攻之前,他右边脖子这个地方被一个弹片刺着了,这个动脉血管给刺断了,这个脖子耷拉下来,出那个血泡扑扑地冒,血泡慢慢冒,没有一点说话的声音了。

解说:回国后不久,53309部队追认李保良为革命烈士,庆功会上郭益民听到了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消息。

郭益民:这会我才听说他的尸体,掉在,遗失在战场上,当时一听到这个情况,当时我就有这个想法,不行,因为我两个就有这个约定,有这种嘱托,互相帮助,把他弄回来,他叫想法把他弄回来,我出了问题他再给我弄回来,就这个感觉,我当时就想,哪怕我用我豁出我的命再跑过去,冲过去把他抢过来,当时心情就这样。不现实了,确实是不可能的事儿。

解说:庆功会过后,郭益民内心无法平静,只要想起李保良,郭益民总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郭益民:不满,相当不满,那就对他班长,对陈建国这个班,都感觉到一种你怎么弄的这是,你咋搞的,尸体都带不回来。

解说:战后,有李保良遗体遗失的情况,被当做军事机密进行了整理归档。当时郭益民并不知道,李保良的遗体究竟遗失在什么地方。

郭益民:他的遗体掉在了战场上还不能外露,还只是说个别私下里偷偷的探听,他班长当时心情也很沉重,因为这个他们班长该提干的没提,班长该提也没有提,而且受了处分。我问他班长,他班长也是说,当时确实是我真是也没有一点办法,班里那么多人有负伤的还有枪械,啥玩意都有,而且我已经把这个任务交给陈建国了,而且陈建国说,我已经下定决心哪怕和跟敌人同归于尽,我也想办法把他的尸体带回来。但在那个情况下说,有领导说把他放下来,就只有说根据当时情况,陈建国他也只能那样了。

战友尸体遗失越南战场 被当作军事机密

陈晓楠:53309部队7连,也就是李保良所在的这个连队,出国参战仅仅半个月,就攻克了边防要地办岗,并且强占540高地,坚守612高地一天一夜,曾经连续打退过敌人的6次冲锋,所以7连可以说在自卫反击战中,功勋卓著,战功显赫。不过因为李保良的遗体遗失国外,7连在战后立功表彰的时候,战功被大打了折扣,由于在战场上遗失战友的遗体,在当时也属于军事机密,不能够外泄,所以有关李保良的遗体是怎么遗失的,到底遗失在什么地方了,一直没有向外界透露。尽管涉及到军事机密,尽管也有纪律有规定,此事不能够再提,但是郭益民还是几次尝试着去接近唯一的知情者陈建国。他希望从陈建国那里知道,李保良究竟在哪,而且陈建国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样的情况,才会抛下自己的战友而独自回国呢?

郭益民:说起这个事就掉眼泪,说起来就掉泪,他说我也感觉对不起保良,我感觉真的对不起他,始终说我对不起他,我没有完成班长交给我的任务,他就是感觉到始终对不起他。你没办法问了,你问了,更加让别人伤心,背包袱,本身别人就伤着心呢,你再问的多,就等于是雪上加霜一样。

解说:1981年郭益民退伍后在许昌安家落户,平静的日子里,郭益民的内心,却始终无法平静。

郭益民:始终都没有忘,特别是每年到二月份,打仗这个时间,把这事情就跟那演电影,一幕一幕一幕地,和那演电影一幕一幕地,始终脑子里回想。兄弟,这个兄弟还是在越南这个地方,还是在高地下面,始终是这样想,把他弄回来咱才对得起他。

陈晓楠:李保良牺牲之后,墓碑被安置在了广西宁明烈士陵园,由于路途遥远,李保良远在河南的家人,三十年间也没有能够前去祭奠,而在李保良的家乡济源,为了纪念这位年轻的士兵,家乡人在济源县烈士陵园的一间陈列室里,悬挂了一章李保良的遗像。不过无论是在广西,还是在河南,很少有人知道,李保良这位年仅19岁的烈士,至今他的遗骨还在异国他乡,三十年间,其实郭益民曾经几次想把有关遗骨的事情告诉他的家人,可是在李保良父亲面前,郭益民又几次欲言又止,他不忍心让这位年迈的父亲,再徒增伤感。

郭益民:而且在他父亲下世之前,他父亲经常也是到那个烈士陵园,痴痴呆呆地好像是一种回忆,坐在烈士陵园那个地方,感觉他经常去,想他的儿子想保良。

解说:2009年李保良的父亲去世后,郭益民将李保良遗体遗留在国外的消息,告知了烈士的弟弟李保国,并提出如果找到遗骨,希望李保国配合做DNA鉴定。2009年4月,郭益民决定开始寻找李保良遗骸的下落。

郭益民:只知道那个阵地,而且只知道牺牲在阵地那个地方,什么地方?不知道阵地叫啥名,也不知道具体位置,你说这去了不是空想吗不是,所以说我就开始着手,从经济上准备,从这各方面准备,就找这些知情的战友,了解他牺牲的当时的详细经过,了解他的尸体确切遗失的位置。

郭益民欲找回战友尸体 昔日战友捐款资助

解说:郭益民认为,要想找到李保良的遗骸,必须要找到当年共同参加那场战争的战友,而最为关键的是,他必须要找到一个叫陈建国的人。最初郭益民只是在网络上查找,但几个月后没有得到任何线索的他,想出了这样的办法,他制作了一个黑色条幅,走到哪里就挂到哪里。

郭益民:找这些证人,这些就是原来我们连队的,像赵德宽一等功臣,也就是那天晚上战斗,612高地战斗的这个时间,这是我们原来的指导员、连长、副连长,这是当时李保良牺牲时候的这些战友们,都知道他的情况。

解说:听说郭益民要寻找烈士遗骨回家,李保良的生前战友们纷纷赶到济源,为郭益民捐款以资助他早日实现心愿。三十年间许多战友都已失去了联系,而陈建国究竟原籍在哪个省哪个县,郭益民也早已忘记,寻找陈建国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郭益民从河北到浙江再到长沙,他一路打工,一路寻找,在长沙一些老战友的帮助下,2009年10月,终于有了陈建国的消息。

郭益民:他骑着个电瓶车,离我有五十米,我就跑过去,我说陈建国,陈建国,我拉着他,他车都没刹住,我一下就把他抱上了,一抱上他车都倒了。我说陈建国陈建国,找你真难啊,比找任何人都难。

记者:复员回来就住在这?

陈建国:回来就住在这。

郭益民:我说我找你最主要的事情,就是了解一下李保良的事情,我当时一说这,他马上心就沉下来了,他就说这么多年了,提起这个事儿,我心里都是个疙瘩,是个疙瘩啊,对不起那个死去的兄弟,为国捐躯牺牲了很正常的,但是他的遗体失落在异国他乡,这个是一般常人不可接受的,这是现实啊,不可接受的。

记者:撤退的时候是,从阵地撤下来的时候是几点?

陈建国:背下山快天亮了。

记者:背下山了是吧?

陈建国:对啊,还没牺牲那,还有点气,还有一口气只会啊啊啊。

郭益民:现在你还记得那个地方吗?

陈建国:记得。

解说:陈建国证实,李保良的遗体当时遗失在广西爱店镇边境附近。2010年初,李保良和陈建国一起,踏上了前往广西的列车,在途经宁明的时候,两个人一起来到了宁明烈士陵园。我们大概七百多个兄弟,都在那安葬,这是第一次亲自在他的墓碑跟前祭奠他。他的墓碑跟前祭奠他,总是感觉到对不起他。见他的名字就像那真跟见到兄弟一样。

陈晓楠:郭益民在李保良的烈士墓前哭了很久,他知道墓碑下其实并没有战友的遗骨,那只是三十年前,战友们给李保良修的一个衣冠冢。从烈士陵园出来,郭益民和陈建国在边境线上转悠了好半天,他们遥看着当年的旧战场,青山依旧但早已是物是人非。此时两个人也都意识到,尽管现在的边境一线口岸通达,交通便捷,可是真要想跨出国门,到异国他乡去找到李保良的遗骨,并且还能带回来,以他们两个人现有的能力,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郭益民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他让陈建国先回长沙而自己留下来,留在边境线上寻找线索,等待时机,此时,两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极为简单的信念,总有一天,他们能带着战友的遗骨带着兄弟,一起回家。

解说:三十年前,他把战友的遗骨遗失在异国他乡,三十年后,往事不堪回首,几多煎熬,几多无奈。

陈建国:一起打仗一起唱歌,当兵为什么光荣?光荣因为责任重,当兵为什么光荣,光荣因为责任重。

解说:一段生离死别,一份战友情深,下周同一时间,请继续收看,兄弟,我在边境线上等你。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