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西边防五师庭毫山守备团

军人荣耀网:http://www.jrryw.com重温军人荣耀 追忆激情岁月

 
 
 

日志

 
 
关于我

曾服役于广西边防五师十三团特务连、广西边防五师师直工兵营营部,现流浪于广东省东莞市。 《军人荣耀网》创建者之一,http://www.jrryw.com欢迎你的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边境上等你(下)  

2010-06-17 21:07:21|  分类: 情系南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http://www.jrryw.com/read-208-1-1.html

心提示: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使郭益民与战友李保良阴阳相隔,30年间郭益民无时无刻不在怀念自己的战友李保良。他不惜余力,辗转全国各地寻找线索只为找到失落异国的战友遗骨。只因为那个生死约定:“不管谁在战争中牺牲,另一个人只要活着,一定要将对方的遗骨带回祖国。”

凤凰卫视2010年6月15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一场远去的战争,一个三十年前的生死约定。三十年的等待,三十年的寻找,兄弟,我们在边境线上等你。2010年4月的一天,一个叫郭益民的中年男子,在深夜沿小路越过了中越边境。

郭益民:从一个小道上面过去,大概有两公里多,从晚上十一点多过去的。

解说:深入越南境内两公里后,郭益民在一条水沟边停下了脚步。

郭益民:捧了一点红土,我就慢慢给它包起来,包了之后啊,我就从这个地方,放在这个地方。当时心里特别难受,还紧张,还难受。过了边界线,它有个界碑,过了界碑那个地方我就想,我就抱着这个想啊,我说保良,我们到家了。

陈晓楠:2010年清明节这一天,来自全国五个省十几个城市的一百多名老兵集结在了许昌,他们排成一排,面对着一捧黄土,默哀了良久,随后把这捧黄土撒入了黄河。这捧黄土是一个叫郭益民的战友带回来的,它来自异国他乡,外人恐怕很难理解,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捧土,为什么会让这么多的老兵如此兴师动众,又让他们如此的久久难以平静呢?

对他们来说,这捧黄土不仅带来了对战场的那份回忆,更是带回了一个生命,一个所有人都惦记了有三十多年的生命。三十年前,在中越边境上,发生了一场特殊的战争,老兵们所在的连队曾经是一个英雄连。他们在战场上叱咤风云,战功显赫,不过因为一个特殊事件,在战后立功表彰的时候,他们的战绩被大打了折扣。这是因为他们当中有一位战友牺牲在了战场上,而他的遗体却被遗失在了异国他乡。

三十年之后,老兵们都已经五十开外,都已经两鬓斑白了,远离战场的他们有着各自不同的生活,可是只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在他们心里埋藏了很久的那份遗憾,挥之不去的那份愧疚,那个难解的心结。

郭益民:三十年,我们时刻想着你,想着你。这正面签完了,签不下,背面也全部签满,大概有个一千多个吧。

张耀金:当时我们一起走的,恩,同年兵,打的时候是我们2营,他是属于3营,他牺牲以后,我们知道,但是当时光知道他牺牲了,但是不知道他遗体还在越南。

冯维晓:尸体就没回来,心中啊,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那个堵得慌那种感觉,中国的传统落叶归根嘛,就是人老了,死了以后,还要从外地运到老家去。回到老家去,入到自己的祖坟去,那么年纪轻轻的一个小伙子,活生生的一个小伙子死在越南战场,异国他乡,而且三十年过去了,就不知道。

解说:三十年前,其实并不是所有的老兵都知道有战友的遗体遗失国外,直到2009年4月,郭益民打出了“寻找烈士遗骸”的横幅,那段隐秘了三十多年的往事,才再次被人提起,被人关注。

郭益民:各位帮个忙,我来寻找我们以前对越自卫反击战那个战友,三十多年了,他已经变成遗骸了。我们是一起当兵的,同一天参加自卫反击战的,在战前我们就有生死约定,我牺牲了,他要把我背回国,他牺牲了,我给他背回来,这就是我们三十年前的承诺。

解说:三十年前,郭益民和一个叫李保良的同乡一起应征入伍。1979年2月,两个人随部队从河南奔赴广西,奉命参加了中越自卫反击作战。

郭益民:真正感受到战争的残酷了,横七竖八地躺在那儿,这样躺的也有,那样躺的也有,头痛的,脚痒的,哎呀,躺了一片。人就是一堆像小山包一样,已经看到很残酷了,说将来这还遇着啥事。伙计咱们要照顾着就是了,万一不中了跟他们一样,咋弄伙计,就说这个事儿。我说伙计,我说万一我要是不中了,伙计你得给我操操心给我弄回来,他说中。他也说万一我要是不中了,那你可不能把我扔这儿。

陈晓楠:1979年,郭益民当时20岁,李保良刚刚过了19岁的生日,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相继离去,两个年轻人相互许下了诺言,死后,我带你回家。郭益民和李保良是同一个机枪连的战友,战斗打响之后,他们两个被分配在了不同的连队,坚守各自的阵地,而分手仅仅三天之后,郭益民就听到了李保良在阵地上不幸身亡的消息。

而后来有关遗体遗失的消息,因为烈士遗体遗失在当时是属于军事机密,所以郭益民直到复员回乡,他也不知道李保良的遗体究竟丢在了什么地方。转眼30年过去了,2009年,郭益民旧事重提,他希望找到李保良的遗骨,并且兑现三十年前和战友许下的那个承诺。

郭益民:始终都没有忘,特别是每年到这二月,这个元月二月份,打仗的这个时间,把这个事情就跟那演电影一幕、一幕、一幕地和那电影一幕一幕地始终脑子里回想。兄弟,兄弟还是在越南这个地方还在高地下边,始终这样想咋给他弄回来,咋才对得起他。

一个烈士牺牲在外国,按照国际这个机密规定,它最起码要有三十年的保密期,就是到去年吧,刚好就过了这个三十年的时间,我就开始实施怎样去找。这些就是原来都我们连队的,像赵得宽一等功臣也就是那天晚上战斗,612高低战斗的这个时间,这是我们原来的指导员,连长、副连长,这是当时李保良牺牲(时候)的这些战友都知道他的这个情况。

解说:郭益民认为要想找到李保良的遗骸,必须要找到当年共同参加那场战争的战友,然而三十年间许多战友都已失去了联系,寻找知情者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郭益民从河北到浙江,再到长沙,他一路打工,一路寻找。

2009年10月,郭益民寻找战友遗骸的事情受到网络和媒体的关注,随后寻找工作有了突破性进展,在河南郸城郭益民找到了李保良当年的班长丁敬行。

郭益民:电话联系到他之后,我就找他,他说你给我打了电话,我半个月都没睡着觉。每天都想这事,他也是想保良死得太可惜了,那么年轻,那么英俊,那么好的一个人,忠诚老实那么一个人太可惜了。如果不把他带回来,始终是个遗憾吧。

陈晓楠:寻访路上郭益民发现其实这三十年间,并不只是他一个人在想着李保良,想着当年被遗失在异国他乡的这个战友,他当年的连长、排长、班长、还有那些他认识,不认识的战友们,只要提起李保良都有着一份难以释怀的情感。不过走访当中,郭益民也发现,问到李保良到底是怎么牺牲的,又怎么遗失在国外的时候,很多人都说不清楚。

战友们回忆说,李保良牺牲的时候,战斗还在继续,当时大家各自为战,而他牺牲之后,见过他的人只有三个,战士许平、龙利国,还有机枪副射手陈建国。

解说:2009年11月,郭益民在武汉见到了李保良的同班战友许平,通过许平的回忆,郭益民知道了有关李保良牺牲的部分经过。

郭益民:许平在上面,战壕上面拉,把他拉上来,拉上来就给他包扎,一包扎,喊他也不中,也没有反应了。这班长呢,马上叫陈建国,是一个一班的战士,说陈建国,你负责背着,给他背回去。

许平回忆李保良牺牲后,一个叫陈建国的战友,把李保良背下了阵地,在阵地上战友龙利国见到了李保良和陈建国的最后一面。

龙利国:当时我去看了一下了,陈建国已经把李保良背下阵地了,背下阵地了,我去看了一下,李保良的嘴巴还是张,还是张,还是想说话,但是说不出话。我去看了一下,李保良,他不认识人了,他那个时候。

陈晓楠:由于当时战斗还在继续,战友们随后都投入了战斗,至于陈建国最终把李保良放到了哪里,龙利国也不得而知,而战后陈建国带着李保良的帽徽领章一个人回了营地,并且汇报说,李保良已经遗失在了越南境内。

因为遗失战友的遗体,当时被当作是军事机密,部队规定个人不能够过问此事,所以战友们也就没再多问,而陈建国也一直保持着沉默,直到他复员回乡。这三十年间,这个叫陈建国的战友再也没有和任何人联系,现在没有人知道他家住在哪个省哪个市,也没有人知道李保良的遗体到底是怎么遗失的,而三十年之后,郭益民和他的战友们,还有一件事更想知道,那就是当年陈建国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样的情况才会抛下自己的战友,而独自回国了呢?

陈建国:这个家就是这个样啊,就这个样啊。

龙利国:复原回来就住在这。

陈建国:回来就住在这。住不下去了,我去外面租房子。

解说:1981年陈建国复员回到了老家长沙,因为在战场上遗失了战友的遗体,庆功会上陈建国没能受到表彰。

陈建国:把李保良,把他丢在越南土地说,整个不舒服,没有把他扛回家,就变成一句空话了,变成一句话了,没有扛回家,我感到后悔啊。

解说:陈建国复员后,市在长沙郊外的一个水泥厂里当了一名锅炉工,由于平日里少言寡语,工友们都喊他哑巴。“哑巴”这个绰号已经被当地人叫了几十年了,以至于陈建国这个大名,现在很少有人记得了。

陈建国:你打仗别人都立了功,你为什么没有立过功,我这个话怎样和别人去说呢,你不相信,我就不和别人说,从此以后不和别人说了,别人不相信了。他说你打个仗,你打个屁仗,你根本没有立功,别人都立了功。我就从此以后不和别人说。

解说:陈建国一直认为,遗失战友的遗体,既不光彩,更是涉及军事机密,既然没人相信,自己又不能多说,沉默是最好的选择。尽管不再提起,但三十年前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还有那个名叫李保良的战友,他始终无法忘记。

陈建国:他这个人已经死了,我都记得他,这个我忘不了的,他这个名字,我忘不了的,到死,这个名字我都忘不了。因为他死在我的怀抱,他就是扛机枪,我就是扛弹药,他在打,就嗒嗒嗒嗒嗒,我就运子弹,我运子弹,一起打仗,本来一起唱歌《当兵为什么光荣为》,这首歌我和他一起经常唱的。

逢年过节就买一瓶酒,拿两个杯子,倒一杯给他,我自己一杯,就是那杯是他的,这杯是我的,想起他来就唱歌,忘不了了。

当兵为什么光荣,光荣因为责任重,当兵为什么光荣,光荣因为责任重。紧握枪杆,擦亮眼睛,保卫万里江山,保卫八亿人民,保卫社会主义,把守着祖国的大门,这就是革命军人的光荣,革命军人的光荣。

这一首歌我在阵地上,我和他两个人经常唱,打一次仗,上了前线我们就打,我们就唱这首歌。

解说:三十年间,陈建国始终保持着沉默,直到2009年底,当郭益民从河南找上门来的时候,人们才发现,身边这个寡言少语被他们称为哑巴的人,竟然有着不被他们所知的一段隐秘经历。

郭益民:我们去就说先说,看你的工作怎么样啊,谈一些事,我说我找你最主要的事情,就是了解一下这个李保良的事情,我当时一说这个,他马上心该沉下来了,他就说这么多年了,提起这个事儿,我心里是个疙瘩,是个疙瘩啊,对不起那个死去的兄弟,为国捐躯牺牲了很正常的,但是他的遗体失落在异国他乡,这个是一般常人不可接受的,这是现实呀,不可接受的。

解说:经郭益民的再三追问,陈建国终于说出了三十年前,那段一直被他当做军事机密的往事,那是1979年3月10日,为掩护大部队后撤,陈建国和李保良所在的机枪班,配属给了7连。在612高地上,陈建国给李保良当副射手。

陈建国:我说保良,万一我死了,你能不能把我扛回家,他说我一定把你扛回家。

解说:3月10日晚8时许,612高地上枪声大作,至第二天拂晓,敌人向主阵地,连续发动了数次进攻。

陈建国:这一仗打下来,我和他一起就抱着,抱着就,你抱着我,我抱着你,很高兴的,抱着很高兴的,敌人没有冲上来,我们就很高兴的。战斗一平息了,我们要唱歌,又唱《当兵为什么光荣》,又唱。

解说:1979年3月初,中国军队攻克凉山后,宣布交替掩护撤退,撤军路上敌军尾随而至,612高地成了中国军队在越南境内的最后一道防御工事。

陈建国:上级下命令了叫撤才撤,上级没有下命令你就不能够撤,战士你死也得守这里,不死也守这里,反正就得守这里。没听到命令就是这样,你不能够撤。

解说:拂晓时分,敌军向612高地发起了第四次冲锋,激战中李保良和陈建国坚守的机枪阵地,被火箭弹击中。

陈建国:砰的一下,一个火箭弹就射过来了,我俩都倒了,都倒了我赶紧扶起来,他已经负了伤,他爬不起来,我的手上都是血,裤上身上都是血,我一身通红的。

班长说你马上把他背下去,背下去下面有民工,有民工你交给民工手上,那民工没有,晚上没有民工了。

解说:一路上陈建国并没有见到民工,他背着李保良继续向国境线防线走去,一个小时后,陈建国在一块水田边停了下来。

陈建国:我摆在那下面,我休息了一下,我也没有力气,没有劲了。摸着他的脉,摸着脉,我又看他的眼睛也看他的眼睛,眼睛不动了,我知道不行了。我说保良啊,反正我一定要把你扛回家,我已经把你扛下来了,我一定把你扛回家。我跟他说了,我说保良,我休息两分钟,我休息两分钟,我一定要把你扛回家。

解说:3月11日清晨,陈建国所在连队,在坚守612高地一天一夜后,接到了后撤命令,在交替掩护后撤途中,陈建国背着李保良和大部战友走散,天亮后,他听到了身后的枪声。

陈建国:就像放鞭炮一样,都跟放鞭炮一样,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到处都在打,我反正净听那个枪击声,两个手榴弹引线,早就拉开了的,万一敌人一抓,万一敌人一抓到我,我就把两个引线一拉,把引线一拉,他抓到我,我自己也死了,但是敌人他也死了,也死几个人。我就抱着李保良,我就抱着李保良,我没有望后面,敌人已经追上来了,一个连长,反正就一个连长,反正我后撤过来的,从那边前面撤过来的。

口令,他说你是哪个部队的,我是128师383团3营机枪连的,他说你是哪个,我说是我的战友,他负了重伤,他就看了一下,他的气已经断了,他说,你马上跟我撤,先把他放在这里,以后我们能够把他抢回来。

解说:得到上级命令后,陈建国只能执行战场纪律,他放下李保良的遗体,从他的军装上摘下了帽徽和领章。

陈建国:谁死了,但是这个帽徽和领章都有把它摘下来,不能落在敌人的手上,帽徽领章都有摘下来,都要摘下来带回家的,我望一下,大概有个二三十米吧,是敌人追上来了,我们一撤敌人就追吧,我们边撤边打,边撤边打。

战友:不光是烈士,连任何东西都不能留在那里,你的武器都不能丢,还别说人,更不能丢,武器不能丢啊,武器是战士的第二条生命啊,你说是不是。

解说:陈建国最后证实李保良的遗体遗失位置应该就在广西爱店镇边境附近。2010年初,李保良和陈建国决定一起南下广西,并进入越南境内,去寻找李保良的遗骨。

然而2010年3月,当陈建国和郭益民站在边境线上的时候,两个人却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是越南,这是中国,就是望那边,望着那个方向,望了很久。

郭益民:毕竟这是两国的交战,想从异国他乡把遗骨找回来,这不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陈建国:没办出国证,没办出国证就去不了的。

郭益民:天真的,不现实。

陈建国:尸体不能够搞回家,这个能够在牺牲的地方,捧个泥土回了家都可以。

解说:没有护照不能出国,两个人只能委托边民,去越南打探消息,几天后边民带回了一个让他们更加难以消受的讯息。

郭益民:尸骨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没有掩埋,确实没有掩埋,那听了那消息,难受的,那就不扎啊。就是像剜心一样疼,心里就那个剜得疼一样。

陈晓楠:郭益民和陈建国在边境上转悠了好几天,他们遥看着当年的旧战场,青山依旧但早已是物是人非,此时两个人都意识到,尽管现在的边境一线,口岸通达交通便捷,但想要真的跨出国门,在异国他乡找到当年遗失的遗骨,并且再带回来,好像以他们两个人的能力,这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于是郭益民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他让陈建国先回长沙而自己留下来,在边境线上寻找线索,等待时机。此时两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极为简单的信念,总有一天,他们能带着战友的遗骨,带着兄弟,一起回家。

解说:2010年,春节过后,郭益民第六次来到了广西爱店,这一次他做好了长期住下来的打算。

郭益民:最便宜的旅社了,8块这一天,便宜点。

记者:靠什么为生呢?

郭益民:就现在这个工具,修自行车的工具,摆个地摊。

解说:郭益民白天修车,晚上一个人躲在房间,开始筹划如何能越过国界,去越南寻找李保良的遗骸。为了弄清当年旧战场上的地形地貌,准确估计当年李保良遗失的位置,在修车时,郭益民主动结实越南境内的边民,他希望有人能提供给他一些更有价值的线索。

郭益民:他的电话我的电话,我们都是不写姓名,都是写代号的,打电话就说,嘿,老伙计,有事今天去,去什么地方赶集啊,喝酒啊,都不说谈这个事。

就说这个事情是一定要机密的搞,不能让外人知道,我们每次见面都是在无人的地方,基本都是选择没人的地方,跑得远一点。

解说:2010年4月的一天深夜,郭益民在当地一个便民的带领下,沿小路越过了中越边界。

郭益民:从一个小道上面过去,大概有两公里多,从晚上十一点多过去。

解说:深入越南境内两公里后,郭益民停下了脚步。

郭益民:只是想这个地方,就是他牺牲这个地方,我到了,兄弟,我就到你这个地方了,我来看你来了,我怎么把你带回去,我就这个心情。挖了有一个多小时,心情特别紧张,紧张就是希望能一下子就好像找到三十多年前兄弟的骨头,哎呀,那个心理特别紧张,捧了一点红土,我就慢慢地把它包起来,当时心里特别难受,还紧张,还难受。

几十年了,我也只能,当时也只能这样了,只能这样了,只能说,把他暂时先带回来,了却这个心愿。

内心叫他,保良,我们回去吧,保良跟着哥,我们回去吧,当时已经到祖国了,那个概念心里特别不一样,就是走一路,上车下车都要叫他,上车下车都要叫他。确确实实感觉他已经跟着我,他的灵魂已经跟着我回来了。

战友:请大家默哀,悼念我们所有前线牺牲的弟兄们。

陈晓楠:2010年清明节这一天,来自全国各地的这一百多名老兵在许昌,为李保良举行了一个悼念仪式,他们面对着郭益民,从异国他乡带回的这捧黄土良久默哀。

随后把黄土撒入了黄河。和这捧黄土一起被老兵们投入黄河的,还有一套旧式军装,和一副崭新的帽徽和领章,郭益民说,李保良牺牲的时候,因为要执行战场纪律,所以他的帽徽和领章都被陈建国带回了国。那么这三十年之后,他们终于可以还给他,应有的一份军人的尊严和礼遇。

这一天的清明节,郭益民和陈建国又去了一趟广西,在宁明烈士陵园这一次,两个人面对着李保良的墓碑和衣冠冢,没有哭泣。他们向李保良致以军礼。

随后他们在烈士陵园里唱起了军歌,那是一首他们一起在战场上合唱过的歌曲,陈建国说这首歌唱给保良,也唱给长眠在边境线上,所有的兄弟。

陈建国:我和郭益民两个人站在一起,给他祭坟,祭坟一起唱的。当兵为什么光荣,和郭益民两个人一起唱。

当兵为什么光荣,光荣因为责任重,当兵为什么光荣,光荣因为责任重,紧握枪杆,擦亮眼睛,保卫万里江山,保卫八亿人民,保卫社会主义。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